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产品分类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上海市体育路健升大厦
电话:130-9737-8133
微信:130-9737-8133
调查取证

当前位置:上海律师事务所 > 调查取证 >

上海市私家侦探公司: 上海“私人博物馆”强拆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2-09-05

上海市私家侦探公司: 上海“私人博物馆”强拆案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12日公开开庭审理“私人博物馆”强拆案。被告人闵行区人民政府代表律师出庭否认存在政府工作人员“抢分赃”的情况,称这是对公证证据保全视频和照片进行碎片化截取、肆意篡改的结果。公证处。

2013年12月11日,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本年度第1号行政诉讼案,历经波折,终于在年底开庭。

本案源于被媒体称为“史上最贵强拆案”的“私人博物馆”强拆案——原告刘光佳、朱荣洲共同提起诉讼向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提起诉讼和国家赔偿申请20件,总金额约2.9亿元。

本次庭审主要是考察被告人闵行区人民政府组织的强拆行为是否合法,但除了这种行为,强拆背后的开发商背景更值得关注。 (新华社中国网)

拆除私人博物馆

位于上海市西南郊闵行区剑川路旁的奇石盆景博物馆于2012年4月27日被拆除。

据博物馆馆长刘光佳介绍,当天6点左右,几名陌生人来到了博物馆。

这是上海著名的私人韩国石盆景博物馆。据刘家自述,1990年代初,刘光佳到安徽歙县著名的卖花渔村买了1000多盆盆景。之后,刘光佳又到安徽灵璧、新疆和田、青海三江源等地采集奇石和美玉。时隔20多年,博物馆终于初具规模。

博物馆主体位于1990年代初刘光佳承包的鱼塘上。老人在鱼塘上建了81座铺满鹅卵石的石桥。游荡的日本锦鲤。 2006年,刘光佳决定对外开放,欢迎游客免费参观。

4月27日来的陌生人一进院子,就把70多岁的刘广佳抱起来,塞进了博物馆外一辆面包车的后座。后来,家里的保姆和园丁也被控制了。刘光佳的妻子听到外面有声音,穿着睡衣出去查看情况。

但是,组织拆迁的闵行区政府却另有说法。闵行区政府律师张鹏峰表示,政府当天首先试图说服当事人离开。遭到抵制后,他们在医护人员的陪同下,将两名老人先安置在酒店,再送到安置房。但闵行区政府并未提供执法视频。

“我一上班,对方反抗就把他带走了,所以没有视频。”张鹏峰说。

当天10点左右,在吴淞口陪家人的刘光嘉的儿子刘文浩接到邻居的电话上海查人公司 上海“私人博物馆”强拆案:区政府否认抢劫分赃,说“房子已经拆了”。刘文浩立即给父母打了电话,没人接。

当日一名目击者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博物馆当天被封锁,数十辆车辆在馆外运载物品,三台挖掘机直接驶入博物馆强拆。

当天16:00左右,刘文浩赶回闵行区。在去派出所报案的路上,汽车经过了我父亲倾注心血的博物馆——它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一些拾荒者在废墟中徘徊,希望能捡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派出所没有对博物馆被拆、刘光佳夫妇失踪等情况作出任何记录。他们只告诉刘文浩,如果24小时内没有找到人,他们会再次报警。

第二天早上,刘文浩接到了父亲手机打来的电话。一个陌生的声音告诉他,他的父母在锦屏路某小区的一个房间里。

那天,看到刘文浩后,刘光嘉的眼眶有些湿润,只说了一句“回家”,但刘光嘉并不知道自己的“家”和博物馆都不见了。

强拆前刚签了协议?

上海私人调查_私人调查收费标准上海_上海私人调查公司

其实,拆迁的影子早在2003年就开始出现了。

此次刘光佳被拆迁的土地分为两块,包括刘光佳拥有的宅基地和承包的鱼塘土地。宅基地面积582平方米,法定建筑4栋,总面积407平方米。鱼塘的面积是有争议的。刘光佳的家人说,测量是4800平方米,政府根据俯视图估计2000平方米左右。

2003年,一家低调的企业上海小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宇公司”)以44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包括刘光佳宅基地和承包地在内的70934平方米。稻田。公开资料显示,小宇置业公司实际支付的土地出让金为1350万元。

到2006年,这片土地上只剩下刘光嘉一家,不愿搬迁。刘文浩说,不搬家的主要原因是博物馆里的盆景很多,搬家的损失太大了。他的父亲希望政府能够保护它。

2007年,在这块土地上新建了一个新社区“长鑫花园”。此后,双方多次交涉,仍未能就搬迁事宜达成一致。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上海商务调查公司哪个更好.doc

下一篇:上海市私家侦探:上海公安捣毁首例外国人在华

地址:上海市体育路健升大厦电话:130-9737-8133微信:130-9737-8133

Copyright © 2002-2023 上海私家侦探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内容由企业自行提供,信息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合法性由企业负责。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也不承担您因此而发生或交易所导致的任何损害。网站地图 东莞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