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产品分类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广东省惠州市体育路健升大厦
电话:130-9737-8133
微信:130-9737-8133
惠州侦探事务所

当前位置:惠州侦探 > 惠州侦探事务所 >

惠州市私家侦探|文小娅和楚一鸣被抓了个现形。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1-11-26

惠州市私家侦探|文小娅和楚一鸣被抓了个现形。

 

两人正在“纠缠”,听到了外面咚咚咚敲打车窗的声音。

 

一个女人的脸贴在了车窗玻璃上,正怒目而视。

 

反正是里面的人可以看到外面,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文小娅想着这没什么。

 

谁知,刚打开车门,她正想下车,感觉头皮一紧,头发被人死死的拽住了。

 

她跌倒在地,随即,两个响亮的耳光甩在了脸上。

 

一个女人对着她又喊又骂,拳打脚踢,不一会,文小娅的身边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那个女人扯着嗓子叫:“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长的就像个狐狸精,看你以后还怎么偷男人!”

 

说完,双手齐下。

 

文小娅感觉脸火辣辣的疼了起来,女人尖利的指甲划过了她白皙的脸颊。

 

她也怒了,使劲推了那个女人一下,女人也摔倒在地。

 

女人叫嚣着:“楚一鸣,你过来,给我打这个贱女人!”

 

楚一鸣没有打文小娅,却走到了女人的身旁,把她拉了起来。

 

并没有管受了伤的文小娅。

 

女人当着楚一鸣的面,用高跟鞋直接狠狠的踩在了文小娅的脚上。

 

文小娅痛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捂着脸,蹲下了身子。

 

可是,楚一鸣仿佛没看到一般,只顾着平息那个女人的怒火。

 

最后,楚一鸣拉着那个女人离开了,从头到尾,就没管她文小娅的死活。

 

丢下她一个人,尴尬地2蹲在那里,被人指指点点。

 

那一会,心痛更胜过脸疼和脚痛。

 

人群慢慢散去。

 

她站起身,蹲的时间久了,险些晕倒。

 

旁边有人把她扶住了,是一个高个子的小保安。

 

他一直都站在远处关注着这边。看围观的人都走了,才过来扶住了文小娅。

 

文小娅甩开小保安,自己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长这么大,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小保安在后面冲着她喊了一声:等一下。

 

她没有回头,走进了单元楼的大厅里。

 

脚疼的实在是历害,她坐在了沙发上。

 

没多大一会,就看到小保安拿着药棉和紫药水跑了过来。

 

姐,擦一下吧,伤口别再感染了。”

 

文小娅没有接:“你帮我擦”。

 

小保安难为情的看了下四周。

 

文小娅说:好吧,去我家。

 

图片
02
图片

 

 

小保安扶着文小娅回到了家里。

 

蘸着紫药水,细心的涂在了她脸庞的伤口上。

 

文小娅忽闪着眼睛,盯着他看,小保安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把眼睛闭上,想起了8年前的楚一鸣。

 

也和小保安一样的年轻,羞涩,可是现在,他已经是别人的男人了。

 

她真想回到以前,找回那个属于她的楚一鸣。

 

睁开眼睛的时候,刚好看到小保安在端详她的脸。

 

小保安的眼睛清澈透明,棱角分明的脸,长的很帅。

 

她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说,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文小娅在这个小区住了有两年多了,小保安是上个月来的。

 

每次出入的时候,总感觉小保安在注视着自己。

 

小保安脸红了,低下头,没说话。

 

小保安愣了一下,顺势抱住了文小娅。

 

文小娅说不清是在报复楚一鸣,还是在发泄刚才的委屈与失落。

 

这些年,她为楚一鸣守身如玉,得到的,却是大难临头时他的不管不顾。

 

他既然和能和另一个女人长相厮守,她也能和另一个男人疯狂。

 

只是在和小保安在一起的时候,文小娅还是叫出了楚一鸣的名字。

 

她感觉和她在一起的,是8年前的楚一鸣。

 

既然得不到现在的他,能够找到他以前的影子也好。

 

小保安认真的说:“姐,我叫张北!”

 

张北一点也不像那个青涩的小保安,身材比楚一鸣好,长的也比楚一鸣帅。

 

可文小娅还是愿意把他当成楚一鸣。

 

文小娅又想起了今天发生的那一幕,流出了眼泪。

 

她恨楚一鸣,恨他和别人结了婚,让她成了被人骂被人打的第三者

 

张北揽过了她,给她擦去了泪水,喊了她一声:姐。

 

听到这一声姐,文小娅火气冒了上来。

 

她一脚把张北踹下了床。

 

“以后不要再喊我姐!”

 

张北灰溜溜的走了。

 

图片
03
图片

 

 

文小娅大清早顶着黑眼圈红眼球去上班,经过门口保安室的时候,看到了张北像往常一样的端坐在里面。

 

看到文小娅过来,他冲着她微微一笑。

 

文小娅低下头,一声不吭的走了过去。

 

现在文小娅感觉在这个小区里,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的。

 

没办法在这里住下去了,便联系了一家房屋中介,想把这套房子卖掉。

 

中介说现在行情不好,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出手。

 

文小娅想和楚一鸣商量卖房和搬家的事情,可总是联系不上他。

 

以前两个人每天都有联系,在微信上柔情蜜意,现在不管文小娅发多少信息,楚一鸣都不回复,最后,还把她给拉黑了。

 

文小娅恨得咬牙切齿,实在受不了,她跑到了楚一鸣的单位附近来堵他。

 

楚一鸣一看到她,就神色慌张的左顾右盼。

 

他说再过一年,等他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在公司里有了一定的根基,他就离婚。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的事情被老婆发现了,暂时就先不联系,更不能见面了。

 

他方便的时候,会和文小娅联系的。

 

但是她,千万千万,不要主动和他联系,更不要来找他。

 

文小娅听了,拽住了楚一鸣说不行,她不能没有他,更不能见不到他。楚一鸣慌张的甩开了她的胳膊,上了车绝尘而去。

 

图片
04
图片

 

 

文小娅高三那年就和楚一鸣谈起了恋爱。

 

文小娅认定这辈子非他不嫁了。

 

楚一鸣的学习成绩好,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

 

文小娅也考上了,父母说一个女孩子家,上什么大学,打工去吧。

 

她就跟着楚一鸣一起来了北京。

 

最辛苦的时候,她一个月打三份工。

 

每月都会把挣来的钱分三份,一份寄给家里,一份给了楚一鸣当生活费,另一份,才是文小娅的生活费。

 

楚一鸣家里穷,如果没有文小娅,他能顺利的上完大学吗?

 

两个人相爱,文小娅没计较过这些,她早就把楚一鸣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家人,爱人。

 

可没想到楚一鸣毕业才两年,就说没办法再这么和文小娅熬下去了,娶了有家族企业的女同学。

 

那段时间文小娅的母亲生病了,她回了老家,在医院里呆了两三个月。

 

等她回来,就听楚一鸣说他结婚了。

 

他说这是他的权宜之计,就是想少奋斗十年,让自己和文小娅过上好日子。

 

文小娅昏天黑地的哭了一两周。

 

可是楚一鸣婚都结了,她能怎样?心里又放不下他,只能当了小三。

 

好在,自从楚一鸣结婚之后,文小娅就不用像以前那么辛苦的打工了,每个月楚一鸣都会给她一两万块钱。

 

两年前,还给文小娅买了房子。

 

等他存的钱够了,位置坐稳了,他们就结婚,文小娅向往着美好的新生活。

 

没想到,现在,楚一鸣却不再见她了。

 

她百爪挠心,坐立不安,哭了又哭,可是没用,楚一鸣不会看到。

 

图片
05
图片

 

 

张北来找文小娅的时候,她正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面的小花园伤心,从15楼望下去,下面绿意盎然,几个小孩子在追逐打闹,她和楚一鸣什么时候会有自己的孩子呢?以后她还会有孩子吗?

 

最近两年一直没有怀孕。

 

她想怀上一个楚一鸣的孩子,这样,他就永远和自己分不开了。

 

文小娅想到这些,眼圈红了。

 

她仿佛在自言自语:“你说,我跳下去的话,会不会吓到这些孩子?”

 

张北从后面拉住了她:“小娅姐,你可别吓我呀!别做傻事!”

 

文小娅靠在张北的肩膀上,讲了她和楚一鸣的故事。

 

她不停的流着泪,边说边哭,张北没说话,只是听着,不停的帮她擦眼泪。

 

张北揽着文小娅,看着她哭,心很疼。

 

说着哭着,文小娅迷模糊糊的睡着了。

 

天刚刚亮的时候,文小娅起来去卫生间。

返回列表

上一篇:惠州离婚取证公司|说白了,就是在得与失之间,

下一篇:惠州侦探取证|你老公正和我做爱,有本事别离婚

地址:广东省惠州市体育路健升大厦电话:130-9737-8133微信:130-9737-8133

Copyright © 2002-2020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东莞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