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产品分类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上海市体育路健升大厦
电话:130-9737-8133
微信:130-9737-8133
私人调查

当前位置:上海律师事务所 > 私人调查 >

上海侦探社:“我离婚了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2-09-09

上海侦探社:“我离婚了,28岁的陈琳算是“被离婚”。当初和江涛结婚,也是有感情基础的,两个人携手走进婚姻,一起过起了小日子。可是,和他们一起过日子的,还有江涛的爹妈。公婆强势得很,对小两口的干涉甚多,陈琳觉得不舒服。有了女儿之后,在带孩子的问题上,陈琳跟婆婆屡次冲突,经常较劲。陈琳希望江涛帮自己说话,可江涛一贯的和稀泥,还劝陈琳宽容。再后来,江涛索性不闻不问,由着两个女人闹,而且,他还迷上了打麻将,经常流连在牌桌上,孩子也不带,家务也不问,更谈不上关心陈琳。江涛在外面的酒桌上经常吹嘘:“我家女儿我从来不问,都是我妈和我老婆带。”以示自己甩手掌柜的牛逼,甚至鄙视那些“孩子奴”的同桌奶爸。

这让陈琳知道后,很是气急——哪能把“不负责任”当潇洒呢?简直不要脸。女儿2岁的时候,有朋友支支吾吾地暗示陈琳,江涛在外面可能有了情况。陈琳心下一惊,“有情况”大概说的就是“有女人”了。陈琳追着问,对方是谁,怎么认识的,他们在一起多久了。朋友立马跳起来:“呐呐呐,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你,一直没告诉你,我知道你的脾气,太爆了,你看,果然炸起来了!”陈琳又气又急:摊上这事儿,谁不炸啊?还怪我脾气不好?她又敏锐地捕捉到一个事实,那就是江涛出轨有段时间了,也许很多人都知道,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陈琳质问江涛。

无凭无据,江涛当然否认,还说陈琳没事找事,事情不了了之。以后的日子,陈琳留心着,还是发现了不一样——江涛没钱了!作为记录者,这里鸟老师要解释一下,结婚3年,江涛没给陈琳一分钱,他说他的工资三千多,自己都不够用。陈琳自己是幼儿园老师,一个月到手也是3000出头,只能勉强应付孩子的吃喝拉撒。对了,在养育孩子这件事上,花钱一直是陈琳。一开始她就没弄好,没看过江涛的工资卡,不知道每个月他把钱花在哪里,只听到他念穷,说钱不够用,还嚷着要跟朋友一起合伙做生意。陈琳在这些事上向来不上心,潜意识里也不看好江涛做生意的能力。在陈琳怀疑江涛出轨后,江涛越发没钱,具体表现在时不时地问陈琳拿钱,一次只要一百两百,这让陈琳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没什么出息,怎么开始问老婆要钱了呢?

她想起结婚3年,仿佛江涛没有对她有一点表示,在钱物方面。后来,陈琳在江涛的手机上看到了他和一个女人露骨的聊天记录,还看到女人的大胸自拍照,胸上赫然是一条铂金项链。女人说:太喜欢了,谢谢你。可见,这条项链是江涛买了送给她的。陈琳怒火中烧,把这些证据保留了下来,她幼稚地去找公婆诉苦,希望他们“管管自己的儿子”,可公婆嘴里却没说出一句支持陈琳的话。陈琳越发觉得没意思——婚姻到底给自己带来了什么?要钱没钱,要感情,男人却出了轨。陈琳提出离婚,江涛不肯,公婆也不肯。这让陈琳觉得好笑。她坚持离婚——离婚拉锯了一年,关键在于孩子的抚养权,陈琳和江涛都要。按照江涛一家的意思,陈琳你要离婚,你直接走,净身出户,把孩子留下。

陈琳当然不干了,孩子是自己生的,自己带的,自己花钱养到2岁的,凭什么把孩子丢给江涛?再说了,真要是丢给江涛,他能带?屁咧,还不是丢给爹妈带,他自己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满世界潇洒。

他们只是拿孩子当筹码,让陈琳不得劲儿,最好放弃离婚。但陈琳也是个倔脾气,这一年里,她和江涛分房间睡,也不跟江涛说话,仿佛就是寄居在家里的隐形人似的。后来的后来,还是离婚了。女儿归陈琳,江涛一个月给700块钱抚养费。也不知道是不是愧疚,江涛满世界借钱,凑了10万给陈琳,就当是给她的“补偿”。这笔10万块的“补偿”,是在领离婚证之前打到陈琳的卡上的,陈琳看到短信收款通知,感慨万千。冷战了一年,拉锯了一年,大家都筋疲力尽。江涛临别的这点“良心发现”,让陈琳恍惚想起江涛曾经对她的那点“好”来——

上海侦探社跟江涛在一起的时候,她是第一次,江涛把她压在身下,小心地进攻。事后,床单上真有一点点殷红的血迹,江涛如获至宝,执意把那块布剪了下来,放在床头柜的收纳盒里。陈琳到现在都能回忆起他的孩子气。婚后,陈琳怀孕了,有天下班回家,婆婆煮了青菜面,面条是“手擀面”,放在冰箱里时间长了,已经馊了,过日子谨慎的婆婆坚决不肯丢,依然煮了面,盛了一碗给陈琳,让她吃:“熟了就没怪味道了。”陈琳闻着那碗气味异常的面条,为难地看着江涛。江涛一把夺过陈琳的筷子,摔在桌上,拉着陈琳往外走:“走,我带你吃火锅去!”全然不顾自己亲妈怨恨的眼神。

这好像是江涛唯一的一次站在自己这边,跟父母“对着干”。还有一件事,有天晚上,江涛在外吃饭,突然打电话给陈琳:“你快来,我在江陵大酒店吃自助,我们领导请客,我才知道可以带家属,其他人都带了,你快来,有你喜欢的梭子蟹。”虽然那天陈琳没去,但她想到这件事,还是觉得挺温暖。可那又怎样呢?点滴温存是真的,一地鸡毛是真的,出轨是真的,离婚也是真的。想到这里,陈琳忍不住落下泪来。离婚的那天,他们各自从单位请假去民政局,江涛骑着摩托车,到幼儿园来接陈琳一起过去。书里描写比较悲伤的事情,往往用“阴沉的天气”、“浅灰色的云层”等环境描写来衬托主人公压抑的心情。可那天却是个大晴天,人间最美四月天,阳光相当刺眼,路旁的海棠和樱花次第开放,一秃噜一秃噜,满是粉红嫣红的花朵,仿佛有什么庆典似的。

更诡异的是,从单位到民政局,一路绿灯,连个等红灯的时机都没有。陈琳觉得有意思。她小心翼翼地环住了江涛的腰,正在骑车的江涛不自觉地僵住了。过了一两分钟,陈琳试探性地开口了:“我妈说,一个月抚养费700,不太好听,能不能800,双数,对秧秧也吉利。”秧秧,是他们的女儿,出生在插秧的季节,乡下水里都是青翠的秧苗,生机勃勃。“小名就叫秧秧吧,好养活。”陈琳当时决定的小名。而且,陈琳此时说的话,也不是现场编的,确实是她妈妈说的,其实,她妈妈的原话是:“一个月才700?太少了吧?人家抚养费一个月2000、3000,到你这儿才700?你就不能说1000吗?”当时是2016年。陈琳没提1000,她提的800。她等着江涛的回答——按她的想法,不过就是100块的来去,江涛不会掏不出,他不会不答应。

哪晓得,前面的江涛果断地说:“协议书上写的700,那就是700。”陈琳心一沉,对江涛仅存的一丝暖也消失了。她松开了搂住江涛腰部的手,再也不说一句话。领离婚证的过程也快。办事员是个40岁的大姐,她程序化地问询,他们都一一答复,两个人都是面无表情。大姐看了看下他们事先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书:“写得很详细啊!”她指着其中一句“每个月抚养费700元,直到孩子18岁为止”,看着俩人说:“这里是不是再推敲一下?”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陈琳,又看着江涛说:“18岁,孩子才上大学,正是花大钱的时候,作为孩子的父亲,停止给孩子的抚养费吗?还有,将来孩子就业、结婚啥的,事情多呢,怎么能到18岁为呢?”这些话是江涛自己写的,陈琳不是没想过不妥,但她不屑于跟江涛提——他都这么写了,他都能忍心了,自己提了有用吗?

眼前的办事员大姐把这话提出来,江涛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他支支吾吾地说:“怎么能不管呢?她是我女儿啊,我肯定负责……”“那就要白纸黑字写下来。”大姐提醒道。那就写吧。”江涛说,他拿起笔,在协议书上加了两句:孩子上大学的费用各半,就业、婚姻也提供一定的经济帮助。其实这些话还是有些模棱两可,看得出,大姐也不满意但陈琳没计较,她心想:随他去吧,他要是有良心,也不会连100块钱抚养费都不会增加;他要是没良心,就算写上他也不会给,能拿他有什么办法?事已至此,签字,盖章。一瞬间,陈琳的眼泪下来了,她背过身去,不想让其他人看见。离婚证拿到手了,也是红色的,只不过是暗红色的。离婚证上,陈琳的照片拍得很丑,黑而憔悴,陈琳很不满意。出了民政局的大门,陈琳想到电视剧里男女主人公离婚的时候或者带着留恋依依惜别,彼此说一声“珍重”;或者两个人慢悠悠地背道而行;或者男女主人公相拥而泣:“以后你要好好的”……

真到了自己,不知道是怎样的离别场景。她缓缓地走下民政局的台阶,江涛已经抢先一步,走到了陈琳的前面,发动了摩托车:“我急着去单位有事,你自己打车吧。”说完,他“突突突”地骑着摩托车走了,头也不回,连句假装告别的话都没有。陈琳又觉得自己可笑——生活毕竟不是电视剧,没人陪着自己演。上海侦探社,而是一个人慢悠悠地往回走,她请了半天的假,不需要再回单位。她想走一走,散散心。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一切如常,每个人都步履匆忙,脸上都看不出异样。陈琳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心里有些怯怯的。从现在开始,自己的身份有了改变了。仿佛她的脸上贴着“离婚女”三个字。她没想到,自己有天也会成为一个“离婚女人”。其实,陈琳所在的幼儿园里,也有几个女老师离婚了,同事们背后议论的时候,说什么的都有。

陈琳打算暂时隐瞒自己离婚的事实——她也没地方到处诉说。只有自家爹妈和闺蜜丽子知道。也就在这时,电话响了,陈琳一看,是自己亲妈打来的,才接听,她妈就冲她:“拿了证了?”陈琳“嗯”了一声。“以后你咋办哦……”妈妈在那头拉长了声音。她知道陈琳和江涛要离婚,一开始也劝阻,劝着劝着,也就不劝了,她知道陈琳的脾气。陈琳是独生女,她坚持要秧秧的抚养权,爸妈也支持:“我们来带。”事实上,在陈琳上班的时间里,也一直是爸妈带着孩子,他们很喜欢秧秧。陈琳知道,她妈妈对江涛也失望——光是结婚3年,没有给陈琳一分钱一根线,她就觉得当初错看了这个看起来老实的女婿

陈琳也知道,她妈妈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怪陈琳离婚,可事实上不会不管她。

上海侦探社中午回来吃饭吗?”果然,妈妈在电话里问。“不回去,中午去学校加班呢。”陈琳撒了个谎,她只是不想回去面对爸妈,回去他们肯定要啰嗦。她想静一静。挂断了妈妈的电话,闺蜜丽子发消息来了:“离婚快乐呀!中午一起吃个饭?”陈琳不禁笑笑。丽子也离过婚,不过没孩子,结婚一年后就分道扬镳,丽子说:过不下去,就是过不下去。离婚两年,丽子谈了个男朋友,不过一直没提到结婚。丽子说她暂时不想结婚:“结过一次,也就那样,没意思。一直谈恋爱多好。”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上海侦探调查【谁在引领时尚?】上海互联网新

下一篇:上海调查公司【副本】上海各大建筑公司背景调

地址:上海市体育路健升大厦电话:130-9737-8133微信:130-9737-8133

Copyright © 2002-2023 上海私家侦探 版权所有本站所有内容由企业自行提供,信息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合法性由企业负责。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也不承担您因此而发生或交易所导致的任何损害。网站地图 东莞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