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出轨调查|小三,正在朋友圈晒我老公
时间:2021-09-09
惠州出轨调查|小三,正在朋友圈晒我老公

席梦是在无意中发现老公出轨的。

边勇洗完澡,走进卧室,席梦漫不经心地把他的手机给他看:“老公,我在你的朋友圈里找了几张照片,想用作我们画报的插图。”

边勇只瞟了一眼,就生气了:“这可是人物照,你也敢不经人家同意随便用?法盲啊你?”

“那你跟她说一下不就完了吗?”

“天啊!我每天见那么多客户,是个人都加个微信,你以为我都认识啊?你以为我像你天天玩微信啊,你以为我像你那么闲啊……”

“停!老公,我错了,我不用了还不行吗?”

惠州出轨调查边勇关掉灯,抱着她,想要发动一场说来就来的鱼水之欢。席梦一开始还努力迎合他,到了关键时刻,却突然说肚子疼,拒绝了他。

她不是真的肚子疼,她是觉得恶心。

 

2

 

 

就在几分钟前,在边勇洗澡的时候,她已经发现了他的可耻秘密。

出卖他的,正是他的朋友圈。

他的朋友圈,看上去风平浪静,实际上充满诡异。

席梦点别人的照片总会出现一个小圆圈,转呀转,转上好几圈才能打开,唯独一个叫“果甜”的照片一点就开。进到果甜的朋友圈,把她最近几天发的照片全点一遍,每张都是一点就开。

这说明什么?说明别人的照片边勇都视而不见,只盯着这个果甜的看!

第一次点开照片,无论多快的网速,一定会出现那个小圆圈,只有已经被打开过的照片,再点的时候才会瞬间打开。

这个细节一般人不会留意到,但席梦不是一般人。她是一家时尚画报的美编,每天要在网上搜集下载大量的图片,赶上网络不好的时候小圆圈会转上老半天,她就忍不住想骂娘。

席梦带着一丝侥幸心理,在老公的朋友圈里找到自己发的照片,一点,小圆圈出现了。

气,噌的一下就蹿了上来。王八蛋,原来早就对老娘不感兴趣了,只对美女感兴趣。

如果只是对着美女的照片意淫一下,她倒也能容忍,可事情显然没这么简单。边勇天天看果甜的照片,居然却连个点赞都没有,更别说留言了。他一定以为自己做得很高明,可这恰恰违背了常理。

席梦试图看看两人的聊天记录,居然也没有,一句也没有。这是个更大的破绽。你俩不聊天没关系,但是互加好友时系统总得提示一句“你已经添加了XX,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吧,怎么连这句也不见了呢?

唯一的解释,他删除了聊天内容。

天天追着她的照片看,不点赞,不留言,却背着自己老婆跟她聊天,聊完就删,这两人要是没点事,傻子才相信。

惠州出轨调查席梦不是傻子,她是眼里容不下砂子的福尔摩斯。

 

3

 

 

席梦想过跟踪丈夫。她相信,不出三回,一定就可以将两人抓个现行。

果甜几乎每天都要晒几条朋友圈,根据她不经意透露的信息和照片背景,席梦轻易地判断出她就在本市一所大学读大四。

问题是,犯得着吗?捉了奸,然后呢,脱光小三的衣服,撕?这都什么年代了,斗小三是不是也该升升级,换个省力点斯文点的法子了?

席梦打定主意,也不用请私家侦探了,直接在果甜所在学校的贴吧里发了一个请家教的帖子。一会儿工夫,就有个男生打她电话。

席梦三两句话就把对方说服了:“你做家教一节课挣六十?我给你两千,你去给我打听一个人,我提供给你的线索就很有用了,有她的照片,微信号,知道她念大四,就在你们学校。你不用觉得有心理负担,她是个小三,她在破坏我的家庭,想想吧,她可是你同在一个学校念书的同学,假如你的女朋友也背着你做小三,你是不是很崩溃?”

那男生答应得很爽快:“阿姨,我干。”

“叫姐。”席梦纠正道,“我不是因为老配不上丈夫,我恰恰是觉得自己还很年轻,才想用文明一点的法子来处理这件事情。”

效率很高。没两天,那男生就把信息反馈给了席梦。

就一条:果甜是她的真名。

席梦气得想赶过去揍人。两千块钱,就换了这么几个字,性价比太低了。

现在,席梦要做的是,怎么让有限的信息,发挥出无穷大的威力。

 

4

 

 

其实席梦也没什么大动作,就只是趁一个周末,把公公婆婆接到家中来玩。

二老一直很喜欢她,人前人后总夸她比亲闺女亲。她像过去一样,做了一大桌菜,一家人吃得开开心心。

她留二老在家过夜。待老人睡下了,一墙之隔的席梦才正式自己的表演。

她还倒了两杯红酒,一杯给丈夫边勇,一杯自己喝。

她绝对不能在处理小三问题上,把自己弄得像个泼妇,那表明她还没开战就已经先输一招。她得比平时更应该保持优雅,更要有气场:“亲爱的,我们什么时候去办手续?”

“什么手续?”边勇有些漫不经心。

她啜一小口酒,“当然是离婚手续,都到这时候了,还跟我装呀?你敢说自个儿不是早就想有这一天了?”

边勇的身子明显地颤抖了一下,转过身看着她。可是她没有看他,她在欣赏自己杯里的红酒。

惠州出轨调查“果甜是个好姑娘,比我年轻,比我漂亮,还是个在校大学生,关键人家名字也取得好,果甜居然是个真名,挺文艺的。”

 

5

 

 

边勇的震惊再也无法掩饰了。

但男人的本性在他身上体现非常完美,即使到了悬崖边上也要负隅顽抗:“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听见席梦冷笑,他又自个做了补充:“比普通朋友稍好一点。”

“就是说还没上床呗?”

边勇勾着头,嗯了一声。

“我倒是很想相信你,可是你俩孤男寡女的,青城山、龙泉驿都去浪过了,还说没上床,是不是太污辱我的智商了啊?”

边勇的汗珠都下来了,彻底丧失了狡辩的勇气。

梦不是瞎猜。暴露边勇出轨行踪的,依然是果甜发在朋友圈里的照片。照片虽然看不出拍摄地点,但是现在的智能手机拍照都自带gps模块,只需要把照片拷到电脑上,查看属性,就能看到拍摄地的经度和纬度,再到地图上对应着一查,具体位置就出来了。

惠州出轨调查:果甜在上个月的暑假期间拍的这些照片,居然是在成都的龙泉驿、青城山等地,而这期间,边勇“恰巧”在成都出了半个月差,说是去考察项目,回来之后却没了下文。